17世纪欧洲的哲人们通过思想验证自己的存在(“我思故我在”),如今的人们通过消费证明自己的存在,举凡金钱可以买到的以及金钱不能买到的(如爱情、亲情、友情之类)一切东西都可以消费(“我消费故我在”),通过炫耀证明自己的存在(“我炫耀故我在”)。任何场景下的生活片断都可以变成一场“作秀”。   

人人都梦想成为相当特别和令人羡慕的一族,人们无法忍受真实的世界、真实的自己,而恶俗的险恶用心,就是千方百计引诱我们关注事物本质以外的东西,并为之着迷。制造恶俗和享受恶俗成了一种心照不宣的游戏。

恶俗是一种催眠术,让你不知不觉中落入圈套,成为商战中的猎物。—— 石 破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