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可怜,人过四代,就不清楚根在何处,世上多少夫妇为了续香火费了天大周折,实际上是毫无意义!——贾平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