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人在与自然的交流中,观表象,受之于心,成意象,由意象引发感受,达致意境。无论杜甫草堂、曲水流觞亭还是一间请寂的茶室,都是面对自然的幻想空间。茶道是一种仪式,饮酒对诗也是仪式,在那里,庸杂的生活被隔离,惯性的时间流被停顿下来。 ——钟如晏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