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历史的大部分时期,女性都处于弱势的社会地位,她们总是受制于“惯例”,只能做惯例所认为“正确”与“适当”的事,处于一种被普遍认可的生存方式中。弱者回避了个性化;由于责任与自我保护的需要,他们回避了对自身的依赖。弱者从典型的生活形式中找到了庇护,这种典型的生活形式阻碍强者行使有异议的权力。但是,在跟随惯例、一般化、平均化的同时,女性强烈地寻求一切相关的个性化与可能的非凡性。时尚为她们最大限度地提供了这二者的兼顾,因为在时尚里一方面具有普遍的模仿性,跟随社会潮流的个体无须为自己的品味与行为负责,而另一方面,又具有一定的独特性,对个性的强调、对人性的个性化装饰。——德  齐美尔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