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了现在我开始承认,我是被割倒的麦子 
  躺在一望无际的麦田,等待别人的收购 

  我再也不能迎风摇摆,我再也不能迎风歌唱 
  我因为我的成熟,低下了高贵的头。 

                                                 ——请想念我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