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般我们认为,个人诚信与否,是个人品德问题,与他人无关。但是个人品德却不仅仅是个人问题,它还会通过外部性产生社会效果—个人的道德亏欠,最终可能会“报应”到整个社会头上。

所谓外部性问题,是指一个人或一些人的行为或决定,可能影响另一个或一些本不相干的人。

——叶竹盛

      利他是高尚的,我们应该致敬;不损害他人的自利也不可耻,我们没必要鄙夷。可是,要讲利他主义,就要全社会一起讲;讲利己主义,也要全社会一起讲。不应当既鼓励一部分人以“我为人人”为标准,却同时放任另一部分人搞“人人为我”的那一套,否则对无私奉献者的褒扬就不像是褒扬,而是轻侮。鼓励“傻子精神”,和把人当傻子,只隔一层窗户纸。

  任何自己不学雷锋却鼓动别人学雷锋的行为,都是耍流氓。...


改变一生只需要那么一点点时间,领悟那改变却要耗费一生。时间能抚平一切,我们终将被它捕获。——《时间之间》珍妮特.温特森


不过是一场戏的功夫。——肖复兴

偶然翻阅一本旧杂志,介绍《束星北档案》,让人无语凝噎,这是怎样愤懑扭曲的一生?!怒问苍天!

每次都是第一次交易。

          -----犹太商人的经商原则


其实, 生命的欠缺是因为我们一直向别人要自己才能给的东西, 比如自信, 比如快乐, 比如自由, 比如安全感,比如心灵平静。

我们日日夜夜在生活中渴求轻松和自由,却因为他人一点一滴灌输给我们的恐惧而鲜少获得。我们怕唱走音、怕拍子错误,也怕唱漏了音符,于是心底的歌被压抑住了,不能高声唱出。这样的压抑,使我们未老先衰。——理查.柏德

自在飞花轻似梦,无边丝雨细如愁。

真可怜,人过四代,就不清楚根在何处,世上多少夫妇为了续香火费了天大周折,实际上是毫无意义!——贾平凹

通往真理的道路并非只有科学,而关于现实更深的维度,哲学也不是唯一的提醒者。文学、艺术也试图从更深的层面把握现实,只不过方法不同——文学和艺术创造的是图像和故事,而哲学创造的是思辨。

几何学是理性动物的语言,当人类精神与几何学规律一致时,精神便找到了自己的家园。——柯布西耶

古人在与自然的交流中,观表象,受之于心,成意象,由意象引发感受,达致意境。无论杜甫草堂、曲水流觞亭还是一间请寂的茶室,都是面对自然的幻想空间。茶道是一种仪式,饮酒对诗也是仪式,在那里,庸杂的生活被隔离,惯性的时间流被停顿下来。 ——钟如晏

无论在哪一种生活方式中,有自尊的人都不愿意仅仅作为一个被动的消费者。——舒可文


时尚有着即使社会各界和谐共处,又使他们相互分离的双重作用,因为政治的民主并没有消除社会等级,高等级的人有区别于低等级的趣味的经济基础,他们的消费选择时刻被仅次一等的阶层关注着和学习着,以此区别于更大的人群。当一种时尚成为流行物时,高等级的人又会转向新的趣味,时尚就这样在区分开等级的同时,又在商业推广中为模仿者制造着区别于他人的幸福幻觉。

                  ——舒可文

新的时尚就仅仅影响较高的社会阶层。社会较高阶层的时尚把他们自己和较底阶层区分开来,一旦较低的社会阶层开始挪用他们的风格,即,越过较高社会阶层已经划定的界限并且毁坏他们在这种时尚中所具有的带象征意义的同一性,那么较高的社会阶层就会从这种时尚中转移而去采用一种新的时尚,从而使他们自己与广大的社会大众区别开来。这种游戏就这样快乐地周而复始。

——德    齐美尔

时尚的小众性

时尚的本质存在于这样的事实中:时尚总是只被特定人群中的一部分人所运用,他们中的大多数只是在接受它的路上。一旦一种时尚被广泛地接受,我们就不再把它叫做时尚了;一件起先只是少数人做的事变成大多数人都去做的事,例如某些衣服的式样或社会行为开始只是少数人的前卫行为但立即为大多数人所跟从,这件事就不再是时尚了。时尚的发展壮大导致的是它自己的死亡,因为它的发展壮大即它的广泛流行抵消了它的独特性。

——德  齐美尔

在历史的大部分时期,女性都处于弱势的社会地位,她们总是受制于“惯例”,只能做惯例所认为“正确”与“适当”的事,处于一种被普遍认可的生存方式中。弱者回避了个性化;由于责任与自我保护的需要,他们回避了对自身的依赖。弱者从典型的生活形式中找到了庇护,这种典型的生活形式阻碍强者行使有异议的权力。但是,在跟随惯例、一般化、平均化的同时,女性强烈地寻求一切相关的个性化与可能的非凡性。时尚为她们最大限度地提供了这二者的兼顾,因为在时尚里一方面具有普遍的模仿性,跟随社会潮流的个体无须为自己的品味与行为负责,而另一方面,又具有一定的独特性,对个性的强调、对人性的个性化装饰。——德  齐美尔

时尚的魅力还在于,它一方面使既定的社会圈子和其他的圈子相互分离,另一方面,它使一个既定的社会圈子更加紧密。

时尚的魅力在于,它受到社会圈子的支持,一个圈子内的成员需要相互的模仿,因为模仿可以减轻个人美学与伦理上的责任感。

——德  齐美尔

消费资本主义的活力在于它将物质消费转化为一种意识形态意义的美学消费,人们消费的不再是物,而是物所代表的符合意义,物品与人类的关系发生了巨的变化,于是,消费成为了认识世界的方式,消费可以代表个体获得某种文化公民的资格。